大衛這個名字,不知道多少外國人沿用,就是中國人蘇大衛、閻大衛屢見不鮮,此無他,大衛是聖經中的信心英雄,也是歷代藝術家素描中的美男子。
然而,在聖經〈撒母耳記上〉第二十七章,一開頭,「大衛心裡說,必有一日,我死在掃羅手裡,不如逃奔到非利士地去。」
大衛的信心到哪裡去了?在患難之中,他呼叫上帝,就如同一個遭海難的人漂流於波浪翻騰的大海,他聲嘶力竭,高喊救命,何況,大衛還是船長,六百多人(還沒有計算老弱婦孺)嗷嗷待哺。他走投無路,只好逃到敵人非利士人那裡,也許,掃羅就不再追殺他了。
於是,大衛投奔迦特王亞吉,亞吉將洗革拉這塊地賜給大衛,大衛又幫亞吉立下汗馬功勞,卻也引起非利士人的疑忌與嫉妒,紛紛酸溜溜地說:「這不是婦女高喊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的大衛嗎?不是打敗我們巨人歌利亞的大衛嗎?」
亞吉王只好打發大衛離開:「因為首領都不喜歡你。」
這段期間的大衛,只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:「慘」。
苦難之中,大衛會寫詩,寄信給上帝,這就成為聖經詩歌之中的精華,也成為你我在有苦難言之時,幫助我們抒發心中的吶喊。
非常有趣的地方是,怨天尤人似乎不是做人的美德,然而慈愛的天父,如同人間的父母,容忍孩子們的抱怨。
且看大衛的怨言:
「耶和華啊,你為什麼站在遠處?在患難的時候,為什麼隱藏?」
「耶和華啊,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?要到永遠嗎?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?我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?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,要到幾時呢?」
「我的神,我的神,為什麼離棄我,為什麼遠離不救我,不聽我唉哼的言語?」
雖然是抱怨,大衛心中是有神的,抱怨當然是有對象,沒有人對空氣抱怨,中國人相信老天爺存在,也才會埋怨上天不公平,不是嗎?
大衛也是會咒罵敵人,發洩怒氣的;請看:
「他們磨石如刀,發出苦毒的言語,好像比準了的箭。」
「願你打斷惡人的膀臂,至於壞人,願你追究他的惡,直到淨盡。」
「他埋伏在暗地,如獅子蹲在洞中,無依無靠的人,就倒在他爪牙之下。」
「他滿口是咒罵、詭詐、欺壓,舌底是毒害奸惡。」
「他們圍困了我們的腳步,他們用口說驕傲的話。」
「有許多公牛圍繞我,他們向我張口,好像抓撕吼叫的獅子。」
「我如水被倒了出來,我的骨頭都脫了節,我心在我裡面,如蠟熔化。」
「我的精力枯乾,如同瓦片,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,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。」
「但神要射他們,他們必然絆跌,被自己的舌頭所害,凡看見他們的,必都搖頭。」
「願那些對我說,啊哈啊哈的,因羞愧而敗亡。」
有意思的是,大衛的話說得狠,但是心中柔軟如棉花。他有兩次機會,可以輕易殺掉掃羅,卻又輕輕放過,寧可忍受進逼,前後長達十三年之久,可見大衛的人格高貴,品性超人一等。許多話,不可輕易對人開口,他彷彿一個小男孩,躺在父親的懷裡,傾心吐意,訴說敵人的可惡,倒出心中的委屈。
當然,大衛的詩歌之中,最重要的是求救。
「耶和華啊,求你起來,求你舉手,不要忘記困苦人。」
「求你顯出你奇妙的慈愛來,用右手拯救投靠你的。」
「求你保護我,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仁,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。」
「耶和華啊,求你起來,前去迎敵,將他打倒。」
「我的救主啊,請你快來幫助我。」
「求你看顧我的困苦、我的艱難,赦免我的一切罪。」
「求你保護我的性命,因為我投靠你。」
當大衛哀哀苦求之時,他的信心被點燃,他知道,如果馬上實現,那不是信心,信心是要熬過漫漫長夜的。
最重要的,每一封信,每一首詩歌,它的結尾,一定是頌揚耶和華的。
「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,就早已喪膽了。」
「要等候耶和華,當壯膽,堅固你的心,我再說,要等候耶和華。」
因此,不久,大衛及眾人妻小被亞瑪力人擄去,他的同伴放聲大哭,哭到沒有力氣,大衛卻立刻反攻勝利,聖經說:「大衛都依靠耶和華他的神,心裡堅固。」
大衛寫信,上帝收到嗎?當然神知道我們每一個人的心思意念,因此人人可寫信給上帝,或是朗讀大衛的詩,得到上天祝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