漢高祖劉邦曾經說過:「率領百萬大軍,戰必勝,攻必克的本領,我可比不上韓信。」
然而,漢高祖最怕的人是韓信,韓信最怕的人是漢高祖,這是人性的微妙之處。
當大衛英勇地打敗了巨人歌利亞,掃羅王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,一種不祥的感覺漫遍全身。
掃羅問元帥押尼珥說:「那個少年人是誰家的兒子?」
押尼珥搖搖頭說:「我在王面前起誓,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「那麼,你就派人去打聽看看。」
等到大衛拎著歌利亞的人頭來見掃羅。掃羅問他:「少年人啊,你是誰的兒子?」
大衛說:「我是你僕人,伯利恆人耶西的兒子。」
咦,大衛不是為掃羅彈琴驅魔的嗎?掃羅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。貴人多忘事,一點不奇怪。當時大衛只是個小人物,掃羅連正眼也沒有瞧過大衛。
這時候,掃羅的兒子約拿單看到大衛,他二人都是屬上帝的人,心靈契合,就像教會之中弟兄間的感情。約拿單欣賞大衛,雖然約拿單年齡較長,身分也高,他卻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,大衛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,一種純潔熱情的內涵,使得人人都想歸向他。
約拿單看大衛,愈看愈歡喜(並非同性戀),於是,從自己身上脫下外袍,又把戰衣、刀、弓、腰帶全給了他。
掃羅無論派大衛做任何事,他都辦得穩穩妥妥,掃羅就立了他作戰士長。
由於大衛打死了歌利亞,以色列人乘勝追擊,殺死更多非利士人,而且掠奪了非利士人的營地。因此當軍隊凱旋而歸之時,全國民眾歡聲雷動,簡直要把整個城翻了過來,婦女們尤其興奮,爭先恐後,想要一睹這位年輕英雄,大衛又是如此年輕俊美,婦女們個個著迷。
不知是誰,竟然編了一首歌謠:「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。」到處傳唱,想那掃羅王原是英挺軒昂,比眾人都高出一個頭,又是美男子,女性崇拜的偶像,現在被一個牧羊人給比了下去,心中嘔得難過。
掃羅看到兒子約拿單的心被大衛擄獲,已經不是滋味,如今同胞愛戴的眼神也移了位,他嘆了一口氣,自言自語道:「現在,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。」
這就像是中國歷史上漢高祖劉邦,有一次與韓信聊天時,忽然冒出一句:「你看,我可以領多少兵馬?」
「我看,最多不超過十萬人。」韓信回答。
「那麼,你呢?」劉邦很好奇,韓信竟說:「多多益善。」
劉邦說:「那麼,你又為什麼做我的部下?」
韓信回答:「你雖然不會帶兵,卻會指揮將領。」
韓信這一番話,讓劉邦涼了背脊。因此,雖然韓信無心篡位,卻具有謀取王位的本錢,潛在的威脅感,為了自保,韓信最後死於非命。
從此,掃羅開始對大衛怒目而視,極為不友善。甚且有一回,大衛照常為掃羅彈琴,掃羅竟然掄起了槍矛,想把大衛穿透,釘在牆上,大衛機警地避開了。掃羅心中害怕大衛,因為懼怕,所有的君王都是把自己深鎖宮中。
掃羅決定把大衛調開,遠離他的視線範圍,同時,立大衛為千夫長。因為耶和華的靈與大衛同在,大衛到哪裡,無不展現領導長才,使得以色列人個個愛大衛,這又讓掃羅內心惴惴不安。
掃羅想出一條毒計,他對大衛說:「我準備將大女兒米拉給你當妻子,只要你肯為我奮勇殺敵。」
大衛自認門不當戶不對,他謙卑地說:「我是誰?我算什麼出身,我父親在以色列家中也非望族,有什麼資格當王的女婿。」
大衛雖然被膏抹,知道自己將成為以色列的王。但是,他心中以上帝為大,認清被揀選的君王,不過是上帝的僕人,必須摸著神的心意辦事,生命的主權在於上帝,人不是自己的主人。因此,他沒有太多的得失心,將一切榮耀歸於上帝。
掃羅剛好相反,內心有許多盤算,到了該迎娶之時,他竟把女兒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,似乎是存心羞辱大衛,大衛也不以為忤。
大衛的風采與勇氣迷倒男男女女,掃羅的二女兒米甲就為大衛魂不守舍,視之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,有人把這件事稟告掃羅,掃羅大為喜悅,他心想:「我剛好用這件事當一張魚網,把大衛給釣上來。」
於是,掃羅笑瞇瞇對大衛說:「你今天可以第二次當我的女婿。」掃羅又吩咐臣僕說:「你到處去放消息,就說掃羅喜悅大衛,大家都喜悅大衛,等著辦喜事吧。」
大衛仍然謙虛地說:「你們以為作王的女婿是小事一件嗎,我是貧窮卑微的。」
掃羅差了人對大衛說:「王不要什麼聘禮,只要一百個非利士人的陽皮。」他是存心讓大衛死在非利士人手中,割禮原是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方式,小男孩生下來第八天要受割禮,掃羅竟用這種褻瀆上帝的方式,想要借刀殺人。 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耶和華的靈降在大衛身上,要五毛給一塊,大衛竟奉上二百個陽皮,足足多了一倍。果然,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,又再一次證明上帝的大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