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期.發報日:2019/06/28

哪一本書,可以讓讀者們默默地追隨作者寫書的腳步、書籍上市的進度,就這樣堅持至今的──《魔法學園》系列可以說的上是其中之一吧!這種劇集式的小說最讓人好奇的除了劇情的發展之外,就是各個角色之間的描繪。有一個配角在第一集《鋼鐵試煉》裡幾乎囊括了所有「最討人厭」、「最自以為是」、「小說世界裡的邊緣人」等各種負面評價──雖然我們的主角「凱爾」也不遑多讓,但是經過二三四五集的洗禮下,有的角色逐漸變得越來越有深度,越來越有趣,就連一開始不甚討喜的凱爾也有屬於他的成長,讓讀者在追求故事精采以外,也伴隨著主人翁們一同蛻變,也許就是《魔法學園》的可看之處吧!

歷經冤屈入獄、搏命死戰、摯友犧牲,凱爾終於回到了魔法教誨院。但等待著他的,並不是英雄式的歡迎,而是眾人的恐懼與懷疑。

但凱爾沒有時間難過,死神敵的殘黨埃力斯在被凱爾的混沌魔法擊中後,非但沒死,反而化身成更恐怖的「混沌被噬者」,駕馭著巨大的火龍強勢回歸。他殺死了一位教誨院大師,擄走兩名學生,還逼迫魔法界為他建造金碧輝煌的「黃金巨塔」。挾著壓倒性的力量,他準備用鮮血與暴力,重寫魔法世界的秩序。

面對令人絕望的戰力差距,魔法界一籌莫展,唯一的希望埋藏在凱爾的記憶深處,他必須要解開死神敵的禁忌封印,尋找混沌被噬者的弱點。然而,這也將是一個危險的賭注,一不小心就可能永遠失去自我……


荷莉.布萊克Holly Black & 卡珊卓拉.克蕾兒Cassandra Clare

十多年前,她們在荷莉人生中第一場簽書會上認識,因為同樣愛好奇幻而建立起深厚的友誼,從《魔戒》的壯闊奇景、《蝙蝠俠》的黑暗寫實,到《星際大戰》充滿英雄和超自然元素的史詩巨作都是她們的愛好,於是兩人決定攜手創作屬於她們的奇幻史詩故事,而這正是《魔法學園》系列的由來。

荷莉是總銷量超過千萬冊的美國暢銷作家,《奇幻精靈事件簿》系列的作者,並曾以小說《娃娃的骨骼》榮獲美國兒童文學界的奧斯卡「紐伯瑞獎」。

卡珊卓拉也是享有盛名的千萬暢銷作家,代表作包括《骸骨之城》和《渾沌魔器》等系列。兩人的作品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,全世界讀者爭相捧讀。

她們的合作被譽為奇幻小說界的最強組合,《魔法學園》還未上市就已掀起文壇巨浪,出版《哈利波特》和《飢餓遊戲》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,各國版權預付金總額更超過1000萬美金!製作《惡靈古堡》、《刺客聯盟》系列電影的康斯坦丁電影公司也以高達七位數美金買下電影版權,堪稱近年來全世界最受矚目與期待的奇幻大作。

凱爾
本書主角,擁有強大混沌魔法的「喚空者」。在邪惡勢力與魔法界的大戰中發揮關鍵戰力,重新平反,重返魔法教誨院。

塔瑪拉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與凱爾目前處在微妙的曖昧中,面對凱爾的表白,她曾經給予肯定的答覆,但在「艾倫復活實驗」上的分歧,又讓兩人出現隔閡。

艾倫
凱爾、塔瑪拉最好的朋友,曾經是強大的「喚空者」。被凱爾復活之後一度失去自我,現在他的身體已死,精神卻活在凱爾的身體裡。

賈思珀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高大的亞裔男孩,性格傲慢,原本與凱爾是死對頭,後來與凱爾出生入死,不知不覺中已成為凱爾的夥伴。

瑟莉亞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原本對凱爾有好感,卻在知道他真實身分之後轉而憎恨他。

埃力斯
原本是凱爾等人的學長,但卻被邪惡所惑,不但奪走了艾倫的魔法,甚至還不惜被混沌吞噬,成為前所未有的混沌被噬者。

安娜絲塔西亞
曾是魔法公會最德高望重的魔法師之一,真實身分是死神敵的母親,大戰失敗後遭到關押。

拉雯
原本是塔瑪拉的大姐,後來卻因為沉溺魔法淪為火元素獸,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。

好詭異哦,艾倫說,你整個腦袋好像冒煙了似的。凱爾?地球呼叫凱爾?

他得說些什麼,他知道自己得說些什麼,尤其是她還看著他,像是正等著他開口。

但是他覺得自慚形穢,手足無措,愚蠢透頂。他不知道要怎麼解釋說,雖然他沒有做出完全正確的選擇,但終究一切還是解決了;而且他也不生氣她和賈思珀逃走,拋下他在大魔王基地和約瑟大師、埃力斯在一起。或許如此一來,她可能就不會氣惱他讓艾倫死而復生……

不行,你不能這麼說。艾倫堅定地說。

「為什麼?」凱爾問,然後立刻發現又來了,他又大聲說出口了。他壓抑伸手打嘴的衝動,因為這樣只會讓情況更為糟糕。

塔瑪拉從沙發起身。「為什麼?你就只有這句話要跟我說嗎?」

「不!」凱爾說,接著發現自己還沒想懂應該說什麼。

跟著我唸,艾倫說。「塔瑪拉,我知道妳大有生氣的理由,我也知道自己必須重新贏得妳的信任,但我希望我們有朝一日可以再度成為朋友。」

凱爾深深吸了一口氣。「我知道妳大有生氣的理由。」他說,自覺更加愚蠢了──要是還可能更蠢的話。「我也知道自己必須重新贏得妳的信任,但我希望我們有朝一日可以再度成為朋友。」

塔瑪拉的表情軟化了。「凱爾,我們可以是朋友。」

凱爾真不敢相信剛才的話奏效了。艾倫說話總是很得體,而現在,艾倫在他的腦海,他就可以知道該說什麼!真是太好了。

「好。」因為沒收到其他指示,他只能這麼說著:「很好。」

塔瑪拉彎腰撥弄小肆脖子周圍的鬃毛,逗得狼開心地垂下舌頭。「牠不再是混沌狼,看起來真的很不錯,甚至也沒那麼不一樣了。」

現在跟她說,你很在乎她,你做了一些錯誤的選擇,對此非常抱歉。艾倫對他說。

我才不要說這種話哩!凱爾心中回應。如果我告訴她我在乎她,她一定會嘲笑我。如果我不再多說什麼,或許這一切就會過去。

艾倫給他的回應只有沉默,慍怒的沉默。

「我很在乎妳。」凱爾說。塔瑪拉突然挺直身子,她和小肆都詫異地看著他。「我做了錯誤的選擇,非常錯誤的選擇,可以說是,有史以來最錯誤的選擇。」

老兄,別太誇張了。艾倫似乎有些驚恐。

「我想要艾倫回來。」凱爾說,他腦海裡的艾倫安靜下來。「妳和艾倫,都是我所擁有過最好的朋友。還有小肆,只是牠不挑人毛病的。」

小肆吠叫了一聲,塔瑪拉的嘴唇抽動了一下,像在努力壓抑笑意。

「我不想逼迫妳。」凱爾說:「妳想花多少時間來確認自己的感受都可以,但我只想讓妳知道,我很抱歉。」

塔瑪拉靜默了好一段時間,然後走過來,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。能量嗖地竄過凱爾全身,他努力抗拒伸出雙手抱住她的衝動。

啊……艾倫輕呼。

塔瑪拉抽回身子。「這並不表示我已經完全原諒你,或是我們已經回到從前。」她說:「凱爾,我們不是在交往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凱爾說。他沒有指望什麼,胸口卻像被重重打了一擊。

「不過,我們的確是朋友。」她的眼神閃閃發光。「聽著,現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相信你有所不同,但不知道你──你讓艾倫復生的事。他們只知道約瑟大師綁架你,以及你幫忙擊敗他和埃力斯。」

「很好?」凱爾戰戰兢兢。「這似乎……很好?」

「但是,大家現在全知道你擁有死神敵的靈魂了。凱爾,所有人都知道了,我不知道他們要怎樣才能了解到,你並不是他。」

「我可以一整年都留在寢室裡。」凱爾環顧四周。「我可以像我們剛入學時,如佛大師做的那樣,藉由對波隆那肉腸施展魔法來取得食物。」

塔瑪拉搖搖頭。「不行,首先,我們沒有波隆那肉腸。其次,我們要出去面對大家。凱爾,你需要擁有正常的魔法師人生,你必須讓大家知道,你只是你,你不是怪物。」

我可能永遠不會擁有魔法師人生,凱爾心想,可能就只是這樣。

他腦海中的艾倫不發一語。凱爾確信,他不該告訴塔瑪拉,爸爸提議他不要去魔法公會,然後兩人一起逃開魔法界的事,他自己對此也還很迷惘。

「好。」他說:「我答應妳,妳想要先做什麼?去廊廳嗎?」

「首先,我有東西要給你。」塔瑪拉的回答出乎他意料。她走回自己的房間,而她的髮辮在身後盪呀盪。出來後,她拿了一個東西──一把刀。是凱爾的匕首,刀柄和刀鞘上裝飾著螺旋圖案,是媽媽打造的刀子。

「彌拉。」他低語,拿回刀子。「塔瑪拉──謝謝妳。」

好了,如果有人在大食堂招惹你,你就可以直接砍掉對方的腦袋。艾倫歡樂地想著。

凱爾嗆到了,但幸運的是,塔瑪拉以為他是情緒激動,她替他拍背,直到他平靜下來。

──〈未完待續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