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期.發報日:2019/06/21

《魔法學園》的主角凱爾,可能是同類型奇幻小說主人公中「最不討喜」的一位,外表不出眾,講話尖酸刻薄,人緣不佳,還瘸了一條腿,怎麼樣都不是帥氣主角的樣子,但這個系列出版多年來,始終有一批忠實的擁護者,他們見證凱爾的成長,見證他從一個不會控制自己魔法的新手魔法師,慢慢成長,最後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喚空者,雖然是個架空的故事,但太完美的事物始終與我們有距離,凱爾的不完美,在如夢似幻的魔法世界裡顯得真實可親,顯得珍貴而不容易。《黃金巨塔》是這個精采魔法系列的終點,也是凱爾成長多年的答案。



歷經冤屈入獄、搏命死戰、摯友犧牲,凱爾終於回到了魔法教誨院。但等待著他的,並不是英雄式的歡迎,而是眾人的恐懼與懷疑。

但凱爾沒有時間難過,死神敵的殘黨埃力斯在被凱爾的混沌魔法擊中後,非但沒死,反而化身成更恐怖的「混沌被噬者」,駕馭著巨大的火龍強勢回歸。他殺死了一位教誨院大師,擄走兩名學生,還逼迫魔法界為他建造金碧輝煌的「黃金巨塔」。挾著壓倒性的力量,他準備用鮮血與暴力,重寫魔法世界的秩序。

面對令人絕望的戰力差距,魔法界一籌莫展,唯一的希望埋藏在凱爾的記憶深處,他必須要解開死神敵的禁忌封印,尋找混沌被噬者的弱點。然而,這也將是一個危險的賭注,一不小心就可能永遠失去自我……


荷莉.布萊克Holly Black & 卡珊卓拉.克蕾兒Cassandra Clare

十多年前,她們在荷莉人生中第一場簽書會上認識,因為同樣愛好奇幻而建立起深厚的友誼,從《魔戒》的壯闊奇景、《蝙蝠俠》的黑暗寫實,到《星際大戰》充滿英雄和超自然元素的史詩巨作都是她們的愛好,於是兩人決定攜手創作屬於她們的奇幻史詩故事,而這正是《魔法學園》系列的由來。

荷莉是總銷量超過千萬冊的美國暢銷作家,《奇幻精靈事件簿》系列的作者,並曾以小說《娃娃的骨骼》榮獲美國兒童文學界的奧斯卡「紐伯瑞獎」。

卡珊卓拉也是享有盛名的千萬暢銷作家,代表作包括《骸骨之城》和《渾沌魔器》等系列。兩人的作品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,全世界讀者爭相捧讀。

她們的合作被譽為奇幻小說界的最強組合,《魔法學園》還未上市就已掀起文壇巨浪,出版《哈利波特》和《飢餓遊戲》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,各國版權預付金總額更超過1000萬美金!製作《惡靈古堡》、《刺客聯盟》系列電影的康斯坦丁電影公司也以高達七位數美金買下電影版權,堪稱近年來全世界最受矚目與期待的奇幻大作。

凱爾
本書主角,擁有強大混沌魔法的「喚空者」。在邪惡勢力與魔法界的大戰中發揮關鍵戰力,重新平反,重返魔法教誨院。

塔瑪拉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與凱爾目前處在微妙的曖昧中,面對凱爾的表白,她曾經給予肯定的答覆,但在「艾倫復活實驗」上的分歧,又讓兩人出現隔閡。

艾倫
凱爾、塔瑪拉最好的朋友,曾經是強大的「喚空者」。被凱爾復活之後一度失去自我,現在他的身體已死,精神卻活在凱爾的身體裡。

賈思珀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高大的亞裔男孩,性格傲慢,原本與凱爾是死對頭,後來與凱爾出生入死,不知不覺中已成為凱爾的夥伴。

瑟莉亞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原本對凱爾有好感,卻在知道他真實身分之後轉而憎恨他。

埃力斯
原本是凱爾等人的學長,但卻被邪惡所惑,不但奪走了艾倫的魔法,甚至還不惜被混沌吞噬,成為前所未有的混沌被噬者。

安娜絲塔西亞
曾是魔法公會最德高望重的魔法師之一,真實身分是死神敵的母親,大戰失敗後遭到關押。

拉雯
原本是塔瑪拉的大姐,後來卻因為沉溺魔法淪為火元素獸,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。

在離家前往教誨院就讀最後一個年級的前一晚,凱爾躺在床上無法成眠,望著月光在他的被子上灑下一道白光。他已經替明天前往教誨院的行程,打包好行李袋,裡面放進黃金年級的深紅制服。他記得看到埃力斯.史特賴克身著黃金年級的制服,充滿自信又很酷的樣子和朋友在一起。現在埃力斯死了,凱爾非常高興,埃力斯謀害了艾倫,這是罪有應得。

凱爾,艾倫輕聲低語,不要再想這件事了,你還是得好好撐過明天。

「但是大家都痛恨我。」凱爾說。儘管知道爸爸對此不以為然,但他堅信自己的看法沒錯。他或許在最後戰役和良善的一方並肩作戰,或許拯救了教誨院,但他仍懷有君士坦的墮落靈魂。

小肆發出哀鳴,用鼻子推推凱爾的手,開始試著爬進被窩裡面。當牠還是小狼時,這樣很可愛,現在即使牠已不再是混沌狼,卻仍是發育完全的成狼,這樣十分危險。

艾倫想著,小肆,住手。小肆猛然抬起頭,眨著眼睛。牠聽得到我!艾倫似乎很開心。

「你在幻想。」凱爾說。

凱爾的房門傳來敲擊聲。「凱爾?你在講電話嗎?」阿勒斯泰問。

「沒有!」凱爾大喊:「我只是──在跟小肆說話。」

「好。」阿勒斯泰聽起來半信半疑,但腳步聲還是漸漸走遠。

你有塔瑪拉、小肆,還有我,艾倫說,只要我們團結在一起,一切都會安好。

第二章

凱爾坐在阿勒斯泰一九三七年分的銀色勞斯萊斯「幻影」的前座,再次前往魔法教誨院,途中他想起了四年前的「鍛鐵試煉」。他記得爸爸當時告訴他,只要試煉不及格,就用不著去魔法學校,這可是好事,因為要是他真的去了,可能會死在地底隧道裡。

現在,凱爾知道爸爸當時擔心的其實是,凱爾被發現身上擁有君士坦靈魂的事。爸爸之前擔憂的事,已經都發生了,只除了死在地底隧道這部分。

而這一點,現在也還來得及發生。

你就只會往最壞的方面想嗎?艾倫問,像是大魔王積分系統,我們真的需要好好談談這一點。

「別批判我。」凱爾說。

阿勒斯泰露出奇怪的眼神,望了他一眼。「我沒有在批判你,凱爾倫姆,不過你這趟旅程一直非常安靜。」

凱爾真的不能再出聲回應艾倫。

而艾倫真的不能再到處刺探他的記憶。

「我沒事。」凱爾對爸爸說:「只是有一點緊張。」

「再一年就好。」阿勒斯泰說,車子跟著轉向通往學校山洞的道路。「這樣魔法界就不能說你未受訓練太危險等諸如此類的屁話。再一年,你就可以永遠擺脫魔法師。」

幾分鐘後,凱爾下車,拿起行李袋揹在肩上,小肆也跟著跳下車,嗅聞風中的氣味。一輛巴士讓其他學生下車,他們都是剛從鍛鐵試煉過來的年輕孩子。在凱爾眼中,他們看起來真的好小,他發現自己居然替他們擔心起來。其中幾人緊張地偷偷瞄著他,對他指指點點,交頭接耳。

他不再替他們擔心了,反倒開始希望住在洞穴的那隻怪蜥蜴「地靈」會誘使他們掉進裂縫。

這絕對會讓你贏得一些大魔王積分。艾倫說。

「別再刺探我的腦袋。」凱爾低聲嚷嚷。

阿勒斯泰走過來,跟他擁抱道別,然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凱爾驚訝地發現,他現在已經和爸爸差不多高了。

他聽見周遭的竊竊私語,意識到投注在他和爸爸身上的目光。阿勒斯泰放開他往後退,下巴一緊。「你是好孩子。」他說:「他們配不上你。」

凱爾嘆了一口氣,目送他離去,接著就走進教誨院的洞穴,而小肆躂躂躂跟在身後。

一切感覺是那麼熟悉又陌生。岩石的氣味隨著他深入地道迷宮而愈發強烈,小蜥蜴急竄的聲音和發亮的苔蘚有熟悉感,其他學生盯著他和捂嘴低語的情景也很熟悉,只是更加令人不愉快。甚至有些大師也是這樣,凱爾在走往寢室途中,見到唐楓大師目瞪口呆看著他,便回敬了一個鬼臉。

他用腕帶輕叩房門,門應聲打開。他走進去,滿心以為沒人在。

但他錯了,塔瑪拉坐在沙發上,已換上黃金年級的制服。

你怎麼會認為她不在?艾倫問他,這也是她的寢室呀。

就這麼一次,凱爾沒有出聲回應艾倫。但這只是因為他的耳裡轟然作響,而且一心想著塔瑪拉,想著她看起來真是漂亮,綁成一條厚辮子的秀髮真是閃亮,清楚分明的眉型到一塵不染的制服,她身上的一切似乎都是那麼完美有序。

──〈未完待續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