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期.發報日:2019/06/14

《魔法學園》系列經過了多年的積累,從《鋼鐵試煉》的驚豔、《赤銅手套》的驚險、《青銅鑰匙》的背叛、《白銀面具》的決戰,最後到了精采萬分的《黃金巨塔》。

美國兩位奇幻天后各自擁有數千萬的讀者群,而這個史無前例的共寫,也終於要在讀者的歡呼和不捨中落幕,《黃金巨塔》不但一次解決《魔法學園》系列綿延數集的懸念,更為主角凱爾的冒險畫上完美的結局。



歷經冤屈入獄、搏命死戰、摯友犧牲,凱爾終於回到了魔法教誨院。但等待著他的,並不是英雄式的歡迎,而是眾人的恐懼與懷疑。

但凱爾沒有時間難過,死神敵的殘黨埃力斯在被凱爾的混沌魔法擊中後,非但沒死,反而化身成更恐怖的「混沌被噬者」,駕馭著巨大的火龍強勢回歸。他殺死了一位教誨院大師,擄走兩名學生,還逼迫魔法界為他建造金碧輝煌的「黃金巨塔」。挾著壓倒性的力量,他準備用鮮血與暴力,重寫魔法世界的秩序。

面對令人絕望的戰力差距,魔法界一籌莫展,唯一的希望埋藏在凱爾的記憶深處,他必須要解開死神敵的禁忌封印,尋找混沌被噬者的弱點。然而,這也將是一個危險的賭注,一不小心就可能永遠失去自我……


荷莉.布萊克Holly Black & 卡珊卓拉.克蕾兒Cassandra Clare

十多年前,她們在荷莉人生中第一場簽書會上認識,因為同樣愛好奇幻而建立起深厚的友誼,從《魔戒》的壯闊奇景、《蝙蝠俠》的黑暗寫實,到《星際大戰》充滿英雄和超自然元素的史詩巨作都是她們的愛好,於是兩人決定攜手創作屬於她們的奇幻史詩故事,而這正是《魔法學園》系列的由來。

荷莉是總銷量超過千萬冊的美國暢銷作家,《奇幻精靈事件簿》系列的作者,並曾以小說《娃娃的骨骼》榮獲美國兒童文學界的奧斯卡「紐伯瑞獎」。

卡珊卓拉也是享有盛名的千萬暢銷作家,代表作包括《骸骨之城》和《渾沌魔器》等系列。兩人的作品都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,全世界讀者爭相捧讀。

她們的合作被譽為奇幻小說界的最強組合,《魔法學園》還未上市就已掀起文壇巨浪,出版《哈利波特》和《飢餓遊戲》的美國Scholastic出版社以400萬美金天價一口氣簽下五部曲,各國版權預付金總額更超過1000萬美金!製作《惡靈古堡》、《刺客聯盟》系列電影的康斯坦丁電影公司也以高達七位數美金買下電影版權,堪稱近年來全世界最受矚目與期待的奇幻大作。

凱爾
本書主角,擁有強大混沌魔法的「喚空者」。在邪惡勢力與魔法界的大戰中發揮關鍵戰力,重新平反,重返魔法教誨院。

塔瑪拉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與凱爾目前處在微妙的曖昧中,面對凱爾的表白,她曾經給予肯定的答覆,但在「艾倫復活實驗」上的分歧,又讓兩人出現隔閡。

艾倫
凱爾、塔瑪拉最好的朋友,曾經是強大的「喚空者」。被凱爾復活之後一度失去自我,現在他的身體已死,精神卻活在凱爾的身體裡。

賈思珀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高大的亞裔男孩,性格傲慢,原本與凱爾是死對頭,後來與凱爾出生入死,不知不覺中已成為凱爾的夥伴。

瑟莉亞
魔法教誨院五年級,原本對凱爾有好感,卻在知道他真實身分之後轉而憎恨他。

埃力斯
原本是凱爾等人的學長,但卻被邪惡所惑,不但奪走了艾倫的魔法,甚至還不惜被混沌吞噬,成為前所未有的混沌被噬者。

安娜絲塔西亞
曾是魔法公會最德高望重的魔法師之一,真實身分是死神敵的母親,大戰失敗後遭到關押。

拉雯
原本是塔瑪拉的大姐,後來卻因為沉溺魔法淪為火元素獸,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。

第一章

凱爾生平第一次覺得,他從小住到大的房子看起來好小。

阿勒斯泰停好車,兩人和小肆一起下車,小肆旋即繞著草地邊緣一路吠叫。阿勒斯泰瞄了凱爾一眼就逕自鎖上車,因為他們沒有行李箱,也沒有行李袋或其他行李推車要拿。凱爾從約瑟大師的根據地回家,身上一無所有。

不是一無所有,艾倫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說,你還有我。

凱爾壓抑笑意,如果爸爸看到他莫名其妙笑起來,一定會覺得很詭異,尤其,最近沒什麼值得笑的事。魔法教誨院打敗了約瑟大師率領的軍團,卻付出極大的傷亡代價。凱爾最好的朋友艾倫才剛死而復生,卻又再度死去。

就大家的認知是這樣。

「你沒事吧?」阿勒斯泰瞥了他一眼。「看起來一副消化不良的樣子。」

凱爾放棄收斂笑容的努力。「我只是很高興回家。」

阿勒斯泰笨拙地擁抱他。「這也難怪。」

屋子裡看起來也變小了,凱爾走進他的房間,小肆氣喘吁吁跟在後頭。看到小肆現在有著尋常的綠色狼眼,而不是混沌獸的閃爍眼珠,感覺還是很怪異。凱爾彎腰搔弄小肆的耳朵,狼打了大呵欠,尾巴咚地落在地面。

凱爾在房間到處走動,幾乎是漫無目的把東西拿起又放下。鍛鐵年級的舊制服、來自教誨院洞穴的光滑卵石,還有一張他和艾倫、塔瑪拉開懷大笑的照片。

塔瑪拉,他的胃糾結起來。

自從在約瑟大師根據地外頭的那場戰役,塔瑪拉跪在他身體旁邊過後,他就還沒跟她說過話。在那個時刻,她似乎真的就像他希望的那樣關心他,但是隨後的沉默卻讓他了解自己的立場。畢竟,不想讓一個人死去是一回事,但跟真的活下去的他們說話,卻又完全是另一件事。

塔瑪拉一開始就不希望凱爾喚回死去的艾倫,當他真的做到了,她也不認為那是艾倫本人。說句公道話,艾倫的行為的確不像他本人。結果發現,靈魂回到稍稍腐爛的身體,會產生怪異的事。諷刺的是,現今在凱爾腦海喋喋不休的艾倫反而比較像他自己了。但是,塔瑪拉不知道艾倫還在,而且凱爾確信,根據她先前的反應,如果她發現了這件事,一定會對他抱持高度猜疑。她早已認為凱爾是邪惡的巫師了,或至少有邪惡的傾向。

凱爾不是真的很想思考這件事,因為在全世界所有人之中,塔瑪拉一直是最相信他的人了。

你知道,我們還是得告訴她。

凱爾嚇了一大跳。儘管當他因為和埃力斯交戰時使用太多混沌魔法,而在教誨院醫務室接受治療的整段期間,艾倫都一直跟他同在,但是發現有人聽到自己的思緒並且回應,卻始終無法不被嚇到。

門上傳來敲門聲,阿勒斯泰接著打開房門。「你想要吃點晚餐嗎?我可以做燒烤多香果乳酪三明治,或是買個披薩。」

「三明治就好了。」凱爾說。

阿勒斯泰慎重準備了晚餐,他先用奶油塗鍋,以便把吐司煎得恰到好處;再開了一個蕃茄湯罐頭。凱爾的爸爸從來就不怎麼擅長廚藝,但是能和他同桌用餐,並且偷偷丟麵包皮給桌底下的小肆,可是遠比約瑟大師所變出的極致美食更加美味呀。

「那麼──」阿勒斯泰坐下,在兩人開始用餐時開口說話。蕃茄湯甜鹹適中,多香果乳酪也辣得剛剛好。「我們需要談談未來的事。」

凱爾從蕃茄湯抬起頭,一臉困惑。「未來?」

「你就要升上教誨院的黃金年級,大家都同意你已經,呃,學會足夠的魔法,可視為完成白銀年級。等你秋天一回到學校,就可以直接通過年級結業門了。」

「我不能回去教誨院!」凱爾說:「大家都痛恨我。」

阿勒斯泰心不在焉撫平他的黑髮。「可能不再是那樣,你又成為英雄了。」凱爾的爸爸在許多方面來說,都是很偉大的父親,但是說安慰話的功力卻仍有待加強。「無論如何,你只需要再完成一年的學業,況且現在約瑟大師不在了,應該會相當平靜。」

「魔法公會──」

「你用不著去魔法公會,凱爾。」阿勒斯泰說:「而且我認為你不去會比較好,現在艾倫不在了,你是僅存的喚空者。他們會企圖利用你,卻永遠不信任你,你永遠無法擁有正常的魔法師人生。」

凱爾暗自想著,哪有擁有正常人生的魔法師。「那我要做什麼?去唸一般大學?」

「我從來沒唸過大學。」阿勒斯泰說:「我們可以先休息一段時間,去旅行一陣子。我可以教你怎麼做生意,然後找個地方,像是加州之類的,父子一起開店。」他用湯匙戳弄蕃茄湯。「我的意思是,為了躲避教誨院和聯合院,我們得改名換姓,但這樣很值得。」

凱爾不知道該說什麼,想到永遠不用再應付聯合院以及他們對喚空者的看法,也不用理會人們因為「死神敵」君士坦.喚豐的靈魂存留在他身上,而對他投射的憎恨,現在聽起來是非常理想,但是……

「聽著,我有件事得告訴你。」凱爾說:「艾倫沒有真正死去。」

阿勒斯泰關切地眉頭深鎖。

喔喔,艾倫想著,但願他不會嚇瘋了。

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阿勒斯泰小心翼翼問道。

「我是說,他仍在我的腦海,就好像他活在我的身體裡。」凱爾脫口而出。

你並非真的需要告訴他這件事,艾倫說。這真是好笑,因為他才剛說過他們得告訴塔瑪拉。

阿勒斯泰緩緩地點點頭,凱爾的肩膀放鬆下來。爸爸對這件事的接受度很好,他或許還可以提供一些因應之道。

「這樣看待事情很好。」阿勒斯泰終於開口。「對這一切,你真的處理得很好。我知道,悲傷很沉重,但最好的對策就是,記得你所失去的人和──」

「你沒弄懂。」凱爾打斷他。「艾倫在跟我說話,我聽得見他。」

阿勒斯泰繼續點著頭。「我們失去你的媽媽之後,我有時也會有同樣的感覺。就好像我聽得到瑟拉的聲音在呵斥我,尤其是我讓你在外頭爬,而你趁我不注意拿起泥土來吃的那一次。」

「我吃過泥土?」凱爾問。

「幫助你增強免疫力。」阿勒斯泰略帶防衛意味地回答:「你沒事。」

「可能吧。」凱爾說:「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,艾倫真的真的跟我在一起。」

阿勒斯泰溫柔地把手放在凱爾的肩膀上。「我知道他是。」他說。

聽到這句話,凱爾已經不忍心再說什麼了。

──〈未完待續〉